联发科的另一面

来源:内容由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原创,作者:杜芹,谢谢。

不得不说,在芯片界,联发科可谓抒写了一部悲壮、励志的芯片企业发展史。有过风光无限的高光时刻,其推出的交钥匙方案,让联发科一度推动了山寨机市场的繁荣;也经历了时代的低谷,高端手机处理器曾一度成为联发科难以突破之殇;如今在5G和AIoT发展的当口,联发科正在奋起直追,其5G手机处理器天玑系列芯片受到业界热捧,今年出货量很被看好,成为其发展的主要推动力。然而除了在芯片上的逆袭之外,联发科的投资之道也很值得国内的芯片公司学习。

发展芯片的合纵连横

很长一段时间联发科都被冠以“山寨手机”的供应商代表,确实,真正让联发科名声大噪的正是“山寨手机”的崛起。2004年联发科开始进入移动市场,其开辟性的交钥匙方案(turn-key)让其成为一众手机厂商的香饽饽,它创造了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打破了根深蒂固的传统商业模式:

“每个品牌手机需要使用2个以上的芯片支持通话以及附加功能,而联发科将通话及其他多媒体功能全部整合在1个芯片上全部提供给内地手机制造商,大大缩短了手机产业链的开发时间和成本。从本质上讲,手机技术的研发是由联发科完成的,而手机制造商则负责所有的外观设计。”

到2012年,智能手机出现,联发科的交钥匙解决方案再次成功地应用到智能手机市场。仅仅两年后,该公司的芯片就出现在了全球1500款手机上,轻松超越三星,HTC和苹果的销量。交钥匙解决方案也改变了移动半导体供应商圈的游戏规则,只有少数供应商包括高通,联发科技,英特尔、展讯能够通过提供完整的交钥匙解决方案而生存下来。许多传统供应商,如TI、ST、NXP和EMP,要么被挤出市场,要么在一个非常有限的市场领域生存下来。

然而,那时候很少有人知道联发科是谁。事实上,联发科是移动手机史上第一个宣布并发布真正的八核处理器的公司,该处理器还配备了第一个4G调制解调器。Helio X10 (MT6795)是公司和行业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因为它是先驱者,也是市场上最便宜的4G SoCs之一。

如今,联发科以革命4G时代的方式,正在5G的赛道上实现“弯道超车”。尤其是今年,联发科一连发布了3款5G手机芯片天玑1000、天玑1000+和天玑800。据《台湾经济日报》报道,美国对华为新禁令,使得联发科5G芯片突起,联发科“天玑800”、“天玑600”等产品出货急速窜升,紧急找台积电代工。供应链透露,联发科因应5G芯片出货量大增,已分三波向台积电追加订单,每月追加投片量逾2万片。

在联发科发展壮大的道路上,自然少不了并购。2015年前后,联发科的并购动作颇多,并购或入主了WiFi芯片厂雷凌、功率放大器厂(PA)络达、电视及手机芯片厂晨星半导体、影像处理器厂曜鹏、PMOS非易失性存储技术的先驱常忆、LCD驱动IC厂奕力,台湾电源管理IC龙头大厂立錡。

2012年,联发科以38亿(约合人民币24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晨星半导体MStar,晨星的专长是液晶电视与监视器等芯片,而这一块联发科却有所不足,收购则可以帮助其版图拓张。此后联发科通过晨星半导体不断扩张,2015年4月联发科旗下晨星半导体的子公司晨矽收购视频处理芯片厂曜鹏。联发科后来成为生产智能电视SoC最受认可的公司之一。

2015年9月,联发科收购电源管理芯片厂商立錡,按照双方规划,两公司将先针对智能手机市场进行合作,后续则可望进一步扩大到物联网(IOT)领域。

除了手机芯片,联发科还一度要做射频PA,为此,联发科于2017年2月宣布收购络达,络达专注讲RF芯片市场多年,客户多为两岸手机大厂,在近年来,络达积极朝大陆PHS手机芯片市场切入,开始生产蓝牙、射频PA器件。

似乎这还不够,联发科还与亚马逊、谷歌和阿里巴巴等科技巨头携手合作,成功地将自己的超音箱集成到这些公司的智能扬声器中。整个亚马逊Echo系列和谷歌Home系列的部分设备都采用了联发科技。

汽车芯片赛道上自然也不能少了联发科,2016年,联发科宣布进军车用芯片市场。三年后在2019年的CES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上,联发科正式发布了车载芯片品牌Autus。很快,2019年3月26日,联发科在IWPC国际无线产业联盟举办的研讨会上,正式发布了Autus R10超短距毫米波雷达平台。到7月,国产汽车厂商吉利还联合联发科推出了E系列车机芯片,首次成功进入品牌汽车前装市场。

总体来看,联发科的芯片布局涉猎较广,在手机芯片市场疲软之后,联发科积极在探寻物联网和汽车芯片更广阔的的市场,其明显朝向提供智能手机、穿戴装置、物联网及车联网等市场完整芯片方案的方向前进。然而除了在芯片上不断蓄力以外,联发科这些年做投资也很有一手。

投资领域的遍地开花

近十年,大陆的半导体发展迅猛,展讯曾一度成为联发科的实力竞争对手,因此,联发科这几年在大陆的投资逐渐增多,比较有代表性的包括杰发科技、汇顶科技、唯捷创芯、星宸科技等。

在公司的官网介绍中,联发科所投资的不单只是金钱,更会协助新创公司与其在科技业的全球伙伴建立关系网,联发科不吝于分享最佳经商之道,并会在市场调研与产品研发方面提供协助,这点从汇顶科技的投资中就可以看到。同时联发科的投资更加看重创意,包括源自创新意念,普及化并从而为我们带来美好生活的智能技术。不论企业规模大小,来自哪个国度,需要的是对创新的热忱。

首先是在大陆成立杰发科技,杰发科技的前身为联发科于2011年设立的汽车电子事业部,为布局大陆市场,2013年10 月,联发科将该团队独立,与合肥高新创投合资成立杰发科技。经过几年的发展,杰发科技已成为车载导航芯片领导者,后来到2017 年3 月,联发科将杰发科技出售给了四维图新,小赚了一笔,联发科持有杰发科技股权约83%,本次交易中4成为现金、6成将转为四维图新持股。

投资杰发科技,联发科不只换到数倍收益,更重要的是取得发展大陆车联网的关键资源。除此之外,2017年11 月,联发科还投资了四维图新子公司 Mapbar Technology,以此来巩固其在汽车芯片和车联网市场的立足点。Mapbar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和无线地图服务提供商,在中国地图服务市场中占有80%以上的份额。

再者就是如今的科创板千亿市值企业汇顶科技,这可以说是联发科最成功的投资之一。彼时汇顶科技还是一家不为人知的芯片公司,因看中其发展前景,2011年3月15日,联发科技通过子公司Gaintech Co. Limited(以下简称Gaintech)正式与汇顶科技签署投资协议,向汇顶科技注资200万美元。后面联发科又追加了209万美元,一共投了409万美元,当时拥有汇顶15%多的股份,是第二大股东。有了联发科的支持,汇顶如虎添翼,两家整合各自在产业链上的优势,为客户带来极具吸引力的触控手机应用方案,汇顶的第一颗指纹解锁芯片就是用在搭载联发科芯片的魅族手机上。

而汇顶科技在成功上市之后,也让联发科投资创下 5 年大赚 600 倍的一页传奇史。由企查查信息获悉,汇顶科技的第2大股东是汇发国际,而汇发国际是联发科百分百持股的子公司。据钜亨网6月中旬报道,联发科近日发布公告,子公司汇发国际拟在未来半年内持续减持汇顶科技股票,出售数量不超过汇顶总股本2%,约912万股,预计交易完成后,持股比例将降至7.29%。

汇顶科技部分股东信息(来源:企查查)

联发科投资的另外一家企业星宸科技也有不俗的表现。这家名为星宸科技的AI Camera系统芯片及解决方案供应商,成立于2017年,其核心团队源自曾经的智能电视芯片龙头晨星半导体(MStar)。联发科通过SigmaStar Technology Inc.持有星宸科技股份。成立仅3年时间,星宸科技的1080P高清行车记录仪芯片市占率就排到了第一,USB摄像头芯片行业市占率也是第一,安防监控芯片市占率全球前三。

星宸科技部分股东信息(来源:企查查)

据台湾媒体报道,今年6月25日联发科代子公司Sigmastar Technology公告,出售旗下投资厦门星宸科技的股权,卖给包括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华登国际投资集团(合肥华芯成长五期投资),以及中国国际金融集团(中金浦成投资)的三家中国大陆官方、半官方单位,总交易金额约人民币3.2亿元。联发科表示,出售星宸科技是基于财务考量。

还需值得一提的是,专注在RISC-V领域做CPU IP的晶心科技与联发科的渊源也匪浅,联发科的董事长蔡明介也是晶心科技的董事长。伴随着RISC-V的火爆,这几年晶心科技正在悄悄蚕食ARM的领地。联发科与晶心科技也在相辅相成,一方面,联发科向晶心取得蓝牙等硅专利组件,整合设计在手机与平板的平台之中;另一方面,晶心科技的营收很大的贡献者就是联发科。未来随着RISC-V在物联网应用中的广阔空间,搭配联发科在物联网的新发展,两家还会擦出更多的火花。

联发科能否再投出下一个汇顶科技?人们将希望寄托在了唯捷创芯身上。2019年4月30日联发科代子公司Gaintech发出公告,将增资唯捷创芯(天津)电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Vanchip)。Gaintech将以4,000万美元或等值人民币认购唯捷创芯发行的普通股共19,098,449股,每股面额为人民币1元。联发科选择投资唯捷创芯,一是看重公司的发展前景与技术实力,另一个则是加码未来的AIoT的万亿市场。

唯捷创芯是国内最大的射频IC设计公司,由前RFMD人员成立,以主流的GaAs工艺切入射频PA市场。目前公司拥有完全独立知识产权的 PA、开关等终端芯片已经大规模量产及商用,截至目前已累计销售超过 13 亿颗芯片,年销售额超过4亿人民币。最新发布的新一代 4G 射频模组的关键性能指标更是达到了业内领先的水平。公司的多款产品的性能达到国际一流产品的标准,下一代5G产品已在预研阶段。

联发科投资的影音监控IC厂天擎其强项是私有协议WiFi技术,近年来无线化在各应用领域已是主流趋势,碍于传统标准WiFi技术的抗干扰能力差、穿墙力弱及距离短的缺点,造成用户体验诸多不便,因此形成私有无线协议的巨大发展空间。随着云端服务需求未来看增,带动天擎业绩成长,联发科及至上持有股权的潜在利益庞大。

除了投资芯片设计公司,联发科对集成电路和物联网的投资热情也很高。

2014年11月24日消息,上海武岳峰集成电路信息产业基金由上海市创业引导基金与武岳峰资本发起设立,该基金总体规模为人民币100亿元人民币,首期规模人民币30亿元人民币。除武岳峰资本外,基金的主要发起人就包括联发科,联发科技将于取得主管机关核准后投资3亿人民币;2015年,联发科又跟进投资该基金约2.7亿元人民币。2016年6月,根据台湾当局经济事务主管部门投资审议委员会公告,联发科以3175万美元,经由旗下投资的外国投资公司Gaintech,增资上海武岳峰集成电路产业基金,联发科称此纯粹是财务性投资。

武岳峰集成电路基金之后,联发科又于2015年12月4日投资了福建源科(平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4千万美元,到2016年9月持续加码,申请以1.6亿美元,经旗下投资的外国投资公司Gaintech,增资平潭源科(平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从事经营投资顾问、创业投资等业务。此前联发科财务长顾大曾指出,联发科创业投资部门筛选标的的时候,除了老本行半导体类系统和装置外,物联网等领域的新创公司,将成为其关注重点。联发科一直寄望通过布局物联网,摆脱对手机芯片的过分依赖。

结语

芯片之外,联发科找到了更多的成长途径,对创新性项目和产业基金的投资,不仅让其赚的盆满钵满,还助其开辟大陆市场、获得丰富的资源。这种经营模式也值得所有的集成电路企业参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